女人幫專欄|超營養豆漿 ─ 大吃一精的女子

「要射了嗎?快射我嘴裡!」我立刻從Janna下體拔出我的老二灌溉她的玉唇。

這是我第一次餵她喝我的熱豆漿,更何況又是她主動的。她說:「你射在套子裡我感覺不到,射我身上或床單我還要清理,你乾脆射我嘴巴裡好了。」我想這也是另類的維護環境整潔,如此心思縝密又體貼的好女人,以後一定是一個勤儉持家的好媳婦吧。(扯太遠了)

說真的,大多數的女人都有這樣的疑慮,男人為何快要射精時,總得身手俐落的火速拔脫保險套抓著老二往女人臉上或嘴巴裡面塞呢?為什麼射之前老是要衝到我臉上開香檳呢?

被日本A片裡的劇情制約的男性不在少數。摳一摳吹一吹,做的時候來個千變萬化七七四十九招,最後以顏射、口射做為結束。好像不照著這邪惡的暗黑交尾方程式就不是真正的做愛。

Janna看過許多A片,她也學了不少,而對於吃精這檔事兒,她自然有她的理論。「因為我愛你阿,所以我願意給你一切,包括喝你的豆漿。」

我覺得讓女人喝我的豆漿需要極大的勇氣,她這麼一說等於是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所以我們每一次的性愛,她總是喝的精精有味(至少看她的表情很享受)。

有一次我們按照相同模式玩耍著,最後她喝完豆漿後,她質疑著我:「嗯?你今天怎麼射這麼少?」沒等我馬上回答她又問:「你有跟別人玩嗎?你給我老實說喔!」我立刻回她:「沒、沒有阿,前天…我有自己打手槍啦。」

「你有了一個這麼好的我你還要打手槍?那我怎麼辦?以後就不用做了!你自己跟自己玩吧!」

這是Janna第一次為了性事跟我鬧憋扭,而且我從沒想過是為了這個。男人嘛,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就是下載A片打手槍阿!偶爾我也想跟我的小老弟獨處一下嘛。

往後的日子,我對我自己下了「封屌令」,因為她說得沒錯,身為女友的她可以治我的雞,我理應解她的渴,既然她想喝我就該好好儲備能量讓她喝個飽阿。我正值精力充沛的年紀,該給的一滴都不能少。我存一、兩個禮拜不打手槍,就為了填飽她的胃,也能換取她對我的信任。

存精一個月是我有生以來最得意的一次,恰巧兩人都因她月經來、或因公出差而無法相聚,我們約好摩鐵見面,準備讓我一瀉千里。

經過了一番肉搏戰,我準備要射了,也許是因為在摩鐵而不是她房間所以不用在意清潔的緣故,她喊著:「快射我全身吧!」我立馬抽出了我的水管,往她猛力一射,哇塞~~~竟弄的她全身都是,而且水柱源源不絕的噴出,我都快看見彩虹了!

Janna渾身是精的緩慢爬坐起來,吸吮著我的老二,彷彿落難於沙漠中的少女,驚見綠洲那樣大口大口的喝著。

「你以後,可不可以也射這麼多給我呀?忍一個月沒什麼嘛,下一次我還要唷!」

面對她滿足的表情,我苦笑著答應她。但還不到一個月,我們因細故爭吵而分手了。而我分手後做的第一件事,竟是衝回房間趕快打手槍…(小老弟,好久不見阿!)

 

市長貼心小提醒:

男士們:我知道我們的腦子都壞壞,但吞精是講緣份的,如果對方樂於嘗試,你也要事先作好清潔的動作,還有絕對要維持單一性伴侶,別讓女人笑我們髒!

女士們:當男人說出「你愛我嗎?愛我就吃吃看嘛?有點腥只是你的心理作用~」屁勒!不想要就勇敢說不,如果願意嘗試也要慢慢來,別把男人吸乾啦!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3年3月號Brava女人幫雜誌,未獲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女性們~如果男伴堅持要口爆~妳可以在口爆後冷不防的往他嘴裡親~保證他下次不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