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幫專欄|皇后硬上弓 ─ 強勢達陣的女子

其實我在處理男女關係的過程中,算是帶有一點大男人的性格。身為一個男人,不光是老二大就好,肩膀要夠大,所以我會一直希望大部分的事情由我來主導,來承擔,讓我走在前頭帶領你一起成就我們的未來,只要你聽我的話,哥就帶你上天堂,這就是我所謂的大男人。

但這並不是與身俱來的能力,我也曾經是個被大女人使喚過的俗辣。年輕時只知道將女友捧的高高,她一句往東我不敢往西,順從她才能有甜頭吃,十足的小狼狗命。

她是Queen,是我的美夢,也是我的惡夢。濃眉大眼,32D的好身材,虛榮心作祟的我總是對她唯命是從,能跟她站在一起羨煞多少野狗阿。 但她從不叫我的名字,我單名一個「欸」。「欸,去買便當給我吃。」「欸,來接我下課。」只要稍有半秒沒能及時反應,她就用如來神掌扁我的肩膀、手臂、胸 口,潑婦似的開罵。

沒錯,典型的公主病,出了名的脾氣差。但能讓我咬牙容忍Queen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她對性愛的渴望。當時我們才二十出頭,適逢探索性愛的年紀,她喜歡做,願意做,除了上學跟大便以外的時間,我們幾乎都在床上渡過。

「欸,快點上來,我想要爽!」Queen連做愛時都帶著女王的氣勢來臨幸我。起初還覺得很有快感,但漸漸發現我身上的傷口是與日俱增,雖然有疤的男人比較帥,但有巴掌印的男人就帥不到哪裡去了。做愛的過程她是又咬又打的,完事之後我的肩膀已是滿滿的齒印。

她的吻技拙劣,對著我的嘴唇是使勁的的又吸又咬,爆血乃是稀鬆平常,但隔天腫成梁朝偉(香腸版)實在很難過。別看她兇婆娘的態度,其實也會幫我口交的,但她尖銳的獠牙總是刮的我小頭很痛,更別提她不知輕重捏我蛋蛋的手勁了(好痛阿!)。

有 一天她需要我用嘴替她服務,我掰開了她的雙腿準備品花,她卻一個翻身將我壓制,直接就坐在我的嘴上。我看不見她的臉,成了落入黑森林的小白兔(而她屬於枝 葉相當茂盛的那種)。她用力的在我嘴上前後移動,當下我覺得我的嘴快被她磨爛了,壓的我無法喘氣,直到她喊「欸!快點插進來!」終於離開了我的臉,我也再 次恢復了呼吸心跳。

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我連事都還沒辦就一嘴毛了。

接著觀音坐蓮,但危機才剛要開始。以她的力道,激烈的上下抽插,火車與山洞的距離若稍有不慎,立馬會當雞坐斷的!我膽戰心驚的看著她忘情跳躍,好不容易等到她高潮了,卻因過度激烈來了個大失禁,尿了我全身!

當下我們都愣住了,她卻意猶未盡,想要再爽一次,卻立刻移動她還在滴尿的下體,往我的臉衝過來,該不會要我黃湯下肚吧!我喊了聲「不要!」之後想起身卻又被她壓住,於是當晚,我喝了蛤蜊湯,還帶髮菜的!

求求你,我是人不是狗,我叫亨利不是哈利,別摧毀我的自尊心阿(汪汪汪!)

 

市長貼心小提醒:

男士們:如果另一半的要求超過你的接受度,甚至感受到自尊心受損,該適時的溝通,別讓做愛造成心中的陰影。

女士們:當性慾自主權在妳手上,還是要小心應付男人唷,男人的心與老二都是肉做的,彼此體貼對待才能享受長久的性愛!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3年4月號Brava女人幫雜誌,未獲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