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幫專欄|小亨利也嫌吵 ─ 言多必溼的女子

前天買早餐時,翻開皮夾發現一張紙條,上頭寫著:「昨晚跟老公愛愛好舒服,人家今晚也想要喔⋯」剎那間我尾骨一抽,海綿體微勃了起來,與她前晚纏綿的畫面突然地出現在眼前,害我老二硬得跟手上拿著的油條一樣。


我一向採溝通式性愛來維繫我與女人之間的關係,透過言語的技巧來當性愛的催化劑,做愛前先說些花言巧語,過程中再加點淫聲浪語,結束後再來句甜言蜜語。只要簡單幾句稱讚的話,都遠比在摸黑中找洞挖還能讓女人興奮百倍。同樣的,當女人對男人說些「你今天怎麼那麼粗」、「我的男人今晚好帥」的讚美,或是在過程中來點「你讓人家好舒服」之類的dirty talk,男人保證整晚精力充沛賣力演出。

但凡事過猶不及,有些胡言亂語可別說多了,說得太多反而假、假到最後反而吵,到頭來性致都沒了。

鬼點子多、話也多的Sandy,白天喜歡嚼舌根,晚上當然嚼肉根 (喔,不是口交的意思),而是她總會不停地跟我的老二講話。

「小亨利今天有沒有乖呀?」、「怎麼流鼻涕了?姐姐幫你擦擦!」、「今天有點冷,小亨利的外套(包皮)有沒有穿好?」⋯做愛前,Sandy總會先窩在我的老二旁促膝長談一番,才願意把頭抬起來搭理我。

我會撒嬌地說:「上來一點嘛,讓我看看妳的臉,今天好可愛喔。」她竟馬上與我的老二說:「亨利覺得我可愛耶!那你呢?」

不說各位可能不知道,我的老二除了伸長縮短尿尿射精之外,還憨慢不會說話(每個人都一樣吧!),於是我用意志力點點小頭,表示我已接收到她的訊息。她開心地進入了口交的階段,雖然吃得莖莖有味,卻不忘邊吹邊說:「姐姐親一下(吸)!然後親兩下(吸)!」

「老公,你看我這樣很像吐舌頭的黑白無常耶(咬住龜頭)!」

這些毫無情趣的玩笑話,我只能閉眼翻閱腦中的AV畫面來維持硬度。

我翻身將她撲倒,她大喊:「妹妹亂溼一把的,快點用小亨利幹我!我要看你幹我!我要看!」此時我沒說話(我要說什麼啊),立即執行活塞運動,抽插的過程中,她雙手抱著我的腦袋在我耳邊細語(其實很大聲):「我是不是很淫蕩啊?你愛我淫蕩嗎?我要你說我淫蕩!我要你說!」我起身放慢速度,輕聲問:「舒服嗎?」「快點開你的火車把我的洞洞撞破!快點!」她突然大叫。

好⋯好吧,於是我加快速度,她又喊著:「我要吃光所有的小蝌蚪!我要死了!我要死了!老公你要我死我就死!我要爽死我要看到天堂啊啊啊啊!!!」

於是⋯我軟了。

性愛過程中,腦子裡除了不能有老奶奶洗澡的畫面之外,再來就是跟死亡有關的人事物,因為這些沒情調的的嘴碎實在讓人難以集中注意力,什麼火車蝌蚪的,如果我是作文老師,一定會給她一個「贅字過多、沒有重點、濫用語氣」的評語!

她不怪我,默默地把頭窩在我的老二旁,撫摸著它,對它說:「嗯⋯你的衣服都皺在一起了,跟我說說話嘛!」

天啊!拜託講話看著我行不行!!!

 

市長貼心小提醒:

男士們:台灣男人深受大和AV的影響,總會問「妳要我射哪裡?」或是突然大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究竟,你是要去哪裡呢?不衛生又沒情調!

女士們:別在黃金時刻害男人思緒混亂,兩種摻在一起不但不會變成撒尿牛丸,反而變成今晚不用玩喔!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3年2月號Brava女人幫雜誌,未獲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請教市長兩個問題:
    1.乳頭市有其他的姐妹市嗎?若沒有,可以考慮一下”座頭市”.
    2.有沒有人說過,那鍋在美國打棒球的羅嘉仁,長得有點像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