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幫專欄|血光之災真要命 ─ 愛闖紅燈的女子

她說,「我月經來了。」

男人通常聽到這句話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好險好險」,不然就是注意在這段期間少惹女生為妙。但當Zoey發表月經宣言,則是讓我要有隨時提槍上陣的準備。

陶晶瑩曾說過:「月經,就像男生被高跟鞋連踹下體七天那樣的痛楚。」玉體微恙本該好好休息,反而我遇過的女人大多會因月經來潮而性慾高漲,稍微碰一下乳頭就硬的跟石頭一樣,更別提下體奔騰的洪流了…

假設我的蛋被踢了七天,老二一定是懶趴趴無法運作吧。所以說女人啊!妳的肉體是個謎,妳是每個月都會流血卻能好好活著的動物,我抱著這股蛋蛋的哀傷向全天下女性至上最崇高的敬意。

男人不太願意在女人月事來時闖紅燈,是因為視覺與嗅覺上的恐怖衝擊;而且經血真的不好處理,有時落在床單,有時落在衣服或褲子,有時弄得我滿手都是(請別問我為什麼)。

Zoey很熱衷於性愛,連月經來也不放過我。撇開難耐的悶痛不談,乳房與下體的腫脹卻讓她對性事更渴望。她會對著我說:「你摸摸人家啦!人家熱熱的好想要喔…」司令官下達指令,單兵怎能怠慢?一定是立馬持槍前進突刺~刺!

更何況,Zoey的身體有一項不見得所有女人都具備的能力─潮吹,每當高潮時都會噗滋噗滋地噴發奇妙的透明液體(我的用詞好AV喔好專業)。所以請想像一下,與她月事做愛後達到高潮…那股慘狀就算是神探李昌鈺在現場也會嚇的要死吧?

有一次,我跟Zoey去溫泉旅館,進門前我就發現她臉頰漲紅,體溫也高了,想必性慾已經高到天靈蓋。進了房間,我們迫不及待衝進浴室放水想要先來個鴛鴦炮。熱水還沒放足,我已躺平在冰冷的地板迎接Zoey坐上我第三隻腿了。我撫摸著她比月經前還要飽滿的乳房,激烈的擺動著,沒過多久浴缸的水滿了出來,漫延到我的四周,隨著她的漸漸加快的劇烈擺盪,「啊!」的一聲她高潮了。

各位應該都不記得自己投胎的時候是什麼狀況吧,但這一次Zoey的高潮卻喚醒我沈睡已久的記憶。「赤裸裸的,血淋淋的,來到這個世界。」這是我剛把老二抽出來遙想到的畫面,而Zoey也在地板、馬桶邊、浴缸壁,留下了痕跡。好似我在手術台上,剛被接生護士抱起,全身光溜溜的,驚魂未定。

如果我是小Baby,我一定會喜極而泣喊「媽阿阿阿阿~」
但我第一時間喊的是「媽~~~的!怎麼噴的啊!」

這時,Zoey居然因疲累跑回房間給我睡大頭覺,殘局讓我一個人收拾!我挺著發洩結束剩半條命的身軀,拿起蓮蓬頭將浴室各個角落潑了一遍,深怕稍有不慎留下了血液反應,警察找上門就麻煩大了。

處理了半天我也累了,上了床立刻睡著。隔天見佳人初醒,想要來一場晨間運動,掀開棉被一看,又一攤血!!!(暈倒)

 

市長貼心小提醒:

凡做過必留下血跡!闖紅燈愛注意:

兄弟們:女生那個來真的很不舒服,奉勸男生能忍則忍,表現一下你的體貼,去打個手槍清醒一下吧。

姐妹們:如果妳們也同意讓我們闖紅燈,千萬要注意衛生,避免細菌感染。男生最好是戴上保險套,墊塊毛巾以免弄髒床單,別讓一時的激情成為血淋淋的犯罪現場!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3年1月號Brava女人幫雜誌,未獲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本篇內容使市民震驚過度,四天連假不夠,明天再請一天收驚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