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幫專欄|含苞待搞真要命 ─ 只愛前戲的女子

我一直相信,做愛是一種兩性平等的運動,雖然很難同時達到一致高潮,但最起碼前戲要有能夠互相幫忙的共識。講白了點,妳若能讓我的肉棒維持120%的硬度,我就有義務滿足妳溼潤的熱穴(講的真的有點白…)。


就我個人做過的非官方田野調查,男人不一定喜歡幫另一半口交。一方面男人比較急,隨便用手戳個兩下就想把老二塞進去,然後自己爽完就算了;再來就是懶、怕有奇妙的味道(懶跟怕請不要合在一起唸嘿)等等的原因。奉勸各位男士,種什麼因,就會得什麼樣的果,你想要說服女人吹你的棒子,就得先練就一身口舌之快的本領,用舌頭讓她不想下床才是。

蜘蛛人曾經說過:「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舌功縱橫下體界的我認為,男人的義務除了當兵跟繳稅,再來就是要讓女人爽到頂點。一報還一報,很幸運的我都能得到應有的報償—享受到心甘情願的高級口交。一定要先讓女人知道天堂兩個字怎麼寫,她才會死心塌地滿足你一切的獸慾。

我和艾莉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我們性慾堅強,第一次約會就上床了。經過一番法式熱吻,我努力把持住褲裡硬到快爆開的肉棒,打算以服務艾莉為優先,我想我的小弟弟能理解。褪下她的胸罩,33E的乳房在我面前晃蕩,我用手慢慢掰開的她的雙腿,映入眼簾的是美麗的花苞。我含著,舔著,舌尖在她的陰蒂上下律動,手指也順勢滑進她的陰穴。

艾莉可能不常被男人服務,開始有些緊張,嬌喘聲也在享受的過程中越來越大,她緊抓著我的頭髮,操控著我的力道與速度,急促的呼吸聲伴隨著肉壁陣陣收縮,最後當然達到了高潮。

她滿足的吻著我,嬌嗔地說:「好舒服喔」,接著…因為有些疲累而睡去。沒關係,反正耐性是我的座右銘,等我明天早上升旗時就有你受的(自己在想)。隔天她醒來硬是把我的頭往她的下體放,似乎想再嘗試一次天堂的滋味,於是在我半夢半醒中,鮑魚成為了我當天的早餐。

後來我們做愛了嗎?答案是沒有。我們維持了三個多月舔鮑不舔屌的關係,後來因價值觀不同而分開。她後來有了別人,但偶爾還是會買杯咖啡來公司找我,暗示著:「今晚有空嗎?我需要你的服務。」她要我的舌頭,卻不要我的龜頭,縱使我有時忍不住想要放進去,她卻以「這樣不太好,我有男友了!」的理由將我推開。

直到有天我突然發現,再繼續這樣舔下去,根本就是間接在舔她男人的老二(而且如果剛好她都沒洗乾淨的話)!想到這裡就噁心,立馬決定跟她來個斷絕往來。但還沒等到我表態,她傳了兩封簡訊:

「Dear Henry,我有北鼻了,恭喜我吧!」

呸呸呸!這段他們努力做人的時間內我吞了什麼?我的喉嚨裡是否有小蝌蚪在翻騰?我該去看口腔科還是婦產科啊啊啊?

餘悸猶存的我用顫抖的手指點開第二封簡訊:

「今晚想喝咖啡嗎?」

最後,我決定去看心理醫生了…。

 

市長貼心小提醒:

1.做愛是兩性平等的運動,要有互相幫忙的共識。

2.吹含吸舔摳,男女都適用,但千萬別一次就將大絕招用盡,保存實力才能細水長流,別把另一半寵壞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2年12月號Brava女人幫雜誌,未獲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