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獸星的請求

以我在PUB走跳多年帶氣氛走江湖的成績來說,總是能得到許多聽眾朋友們的青睞。友人邀約不斷,都說我是KTV界的High咖。

Gigi喜歡找我出來吵氣氛,因為她身邊再怎麼奇形怪狀的兄弟姊妹、親朋好友、同事長官都曾被我搞定,我與她也算是走闖天涯的最佳拍檔。但這次的約對我來說,似乎有點難度;七八個女生,半數以上都失戀,在一片低迷的氛圍中同時卻也想要開心的High,此時重點得全放在點歌技巧了。我得能讓她們能夠放聲大哭,又能隨著節奏、歌詞去轉換心情,放下矜持的節奏舞曲,最終溫暖動人情歌收尾。

我注意到了Paggie,雖然與大家嬉鬧的過程中是瘋癲的角色,但在空檔時不斷盯著手機螢幕,似乎在等待著誰的來電。她硬是帶著笑容的嘴角底下,很明顯透露著那份期待或放不下。



「你剛有點歌嗎?」我問。

「有阿,我點了好幾首,可是我都不會唱,你唱給我聽好嗎?」

女人只要受傷了,就算你不知該說什麼,第一步都得主動使用關愛的眼神來照顧,而且你的眼神千萬不能游移。就算只有一小時、三小時,短暫的與現實抽離,不也是妳我都想要的嗎?只要你點的出來我就唱,我願意在這短短的三分鐘,注視著妳,告訴妳別擔心,有我們在。

當然,我也想告訴妳,沒有她們,也有我在。

不知已唱了幾首,Gigi靠過來說:「妳們知道嗎?今天是亨利生日唷!」

身為一個配角,不去搶在場主角群的風采是業界的規矩;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只要有人生日就能成功製造另一個高潮點。況且Gigi是一個面面俱到的傢伙,竟然連顆大蛋糕都生出來,反正我已經是整場的要角了,讓大家更High我義無反顧。

生日歌、對唱情歌連續狂點。酒過三巡、曲過八首之後,高潮必將平緩。在這氣氛緩和的時刻,甜滋滋的蛋糕終於擺上桌。突如其來的一根手指將奶油塗在我臉頰,Paggie輕輕的從我臉上舔起。

「生日快樂唷,亨利。」舌尖上的溫度直衝我心。

「喔喔?有要玩這種的是嗎?」我半開玩笑的看著她,也試探著她的下一步棋。她咬起了一根巧克力棒,面對著我指著它,要我從她唇間接下那根棒子。我環顧四周,酒酣耳熱的人們歡唱著,在沒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順勢著與她深吻。對,妳需要如此,我也是,我們背負著不為人知的背景,而今天是我「生日」,妳面對愛情的衝擊,也期待著「重生」,也許是我們今晚唯一的共同點。明天、後天、未來我們不再需要彼此,但可否讓時間停止在這昏暗燈光底下,享受著兩人的小小確幸?

巧克力棒,吃完了;水果也吃了,只差沒將整顆蛋糕咀嚼著兩口互相傳遞。嬉鬧的過程不能斷,也不想斷。我們用歡笑掩飾失落,用情迷逃避現實。我們笑著,凝視著彼此,但妳哭了,我只能為你擦拭眼角的淚水,用眼神告訴妳,明天一切都會很好、很好的。散去的人群互道珍重,我揮了揮手,點了根煙,告訴自己不該也不能回頭。

今夜我當了壽星,卻越矩當了獸星。

不過我仍舊當了稱職的配角,用盡全力去撫慰了一顆受傷的心,很好很好。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