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堵妳千遍不厭倦

於是,我站了半個小時。

只不過是看見妳在FB上打卡,我衝出來堵妳,也是賭妳。賭妳帶了點醉意從錢櫃搖晃地,朦朧地看見曾經那樣熟悉的身影,如同白馬王子般閃閃發光地迎接著妳。但這賭注另一半的機率,則是妳成功釣了個金龜子,喔不,金龜婿。而妳兩點鐘方向靠在電線桿旁如準備撒尿的黃狗,則是妄想能把你接回家打炮,笨頭笨腦的金龜頭。


天真的邏輯搭配了實際的行動力,那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小鬼做的事,起碼前十五分鐘我是這麼想的。漸漸地我開始產生幻覺,腦中開始預設各種不同的場景。荒木飛呂彥筆下的漫畫家岸邊露伴曾說過,設定一個角色,你會因為他的一個舉動,開始預想許多延伸的故事線,以及任何可能發生的結果。

等等!連這個漫畫家都是虛擬的,我等待的結果又能有幾分甜?

此時借用一下成人片的劇情,我們相遇,帶妳回家,我們做愛了,結束。要不我們激烈一點好了,直接在小黃裡頭做愛,或是看見妳與另一名男子,我妒火中燒,強暴了妳。時間暫停?透明人間?焦急的等待使得情節更粗暴,更直接,也更悵然若失,因為都是虛無的。回神過來發現我早已呆注著錢櫃旁賣香腸的阿北多時,一個小時悄悄地過去了,肚子也餓了。

我環顧著,左前方一個男人醉抱著另一個男人,哭訴著他慘烈的愛情故事;右後方則是另一個男人擁著一個女人,花言巧語討論著去妳家還是我家。而我突然間想起出門前,智慧如我的電腦即將下載完成今晚要看的A片,興沖沖地跳上機車離去。

這次我被打槍了,倒不如回家打槍來的快活。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