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開.關

妳一根接著一根的抽,我試著穿過迷濛薰眼的煙,以及被身邊喧雜的人聲去聽妳說著妳的故事。桌上的酒其實喝的差不多了,我知道此時的我得維持些理智去消化故事內容,同時想著今晚如何得到妳的身體。

「你知道嗎,當時的我,幾乎把這裡的熟客都睡過一輪了。」


***********************************************

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我並沒有太清晰的印象,也忘了你之後到底說了什麼通關密語。總之我們現在正在飯店房裡沖著水,因為必須將彼此留在對方身上的體液,以及那自以為還存在著的罪惡感一同洗淨。

該怎麼說呢,以我們的關係不該演變成這樣的。收集別人的故事是我的工作,但成為別人的主角那又是另外一層的冒險。慶幸的是這場冒險沒有輸贏,模糊的印象告訴我,剛才那場友誼賽雙方都得到久旱逢甘霖的滋味。

我先洗好,躺在床上按著遙控器隨意轉台,已經清醒到思考如何編織謊言,回去面對我那口子。妳披上浴巾,坐在床邊擦拭著自己,背對著我。看著地上剛才隨手亂扔的外衣,妳回頭笑說:「剛才我們到底是有多急阿,哈哈。」

「一定要的阿,而且你剛剛撞的我的牙齒好痛,拜託妳下次親小力一點。」我一邊說著,一邊將妳摟入棉被裡蓋著。打破了激情後的沈默,ONS專業級的我們開始隨興聊,聊什麼都好,總之沒有聊到前二十分鐘那場激戰的細節。

沒有那種相互凝視、讓對方接收愛意的動力,笑鬧著聊著男人、女人、性。床上與酒吧裡的我們唯一不同點則是,現在可以在同時聽著對方故事的這段過程中,我能用指尖逗弄著妳的乳房,妳也用著妳的手,緩慢的、有節奏的搓弄著我。

「我剛才在酒吧不是說過了嗎,我的手可厲害的呢。」老實說,我忘了你曾說過這句話,但很明顯緊接著第二場要開打了,早已清醒的兩人將會因這場戰役去決定下一次的見面機會。

也許今晚的會面早已決定了這樣的結果,畢竟真正觸發的開關並不是酒精,我們只是同類相遇,用對方的身體去消磨時間罷了。成就感,免了;罪惡感,拜託。

她離開的身影漸漸模糊,我點了根煙,薰眼的刺痛感將我的回憶帶回酒吧,我想今晚的時間就停在那兒吧。

(本文刊載於已停刊的NipoNipo電子雜誌三月號)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