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路過,我借過

老身也差不多六十幾…年次,讓我們坐著時光車回到過去…(咻~):我曾對著電視送蔣經國最後一程,也被老爸規定要起立默哀;我們毛頭小子雖然不知天高地厚,戒嚴跟解嚴的落差還是感受的到;看電影就算沒人看管,誰敢不起立唱國歌?那年代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才能上街頭抗爭,十幾二十年各種款式的抗議事件,我們都看過、也都經歷過了,連政黨輪替也會流血呢(?),你能說台灣的民主歷程的演進不夠偉大、不夠精彩嗎?




民主的每一分價值,都是先人給我們的,大家都在享受成果,都在收割。我倒過扁,罵了馬,很爽。我也塞過小費給施明德,而我這張死亡之握也在各大媒體上出現過幾十次了,一毛錢我都沒拿,我人真好。

人民作主的果實比惡魔果實還要強大一萬倍,這個時代真好。

但民主偉大的不只是它字面上的意義,小的認為應該是它的風骨吧。

我們說民主自由、民主自由,「人民作主且不妨害彼此的自由」,這是否才是我們從猴子進化成人類之後最高級的層次呢?「我反XXX,但你們給我閉嘴」好像有點過了頭,宣揚自己的理念卻完全聽不進其他人的話語,這是不是也違背了民主的本質?

我反消失的三十秒,我反硬插的燃料棒,不公不義的事我都反。大夥志同道合,只要有理且行的正,全世界都會願意聽我們的聲音。但這步伐千萬得踏個小心,不小心踩到同路人,總會招來反對的聲浪。此時反對你的,也可能是當初挺你的那些朋友,不是嗎?

只要拿出同理心,你從嘴巴喊出的,我的耳朵才聽的進去。

比如說



你說:「好啦,我來抗議=示威=包圍=路過了,
讓我小小佔領/佔據/發個呆一下這馬路/立院/黨部,
對於各位路人/駕駛/街坊鄰居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我說:「好啦,你們來抗議=示威=路過了,
讓我停車/停下腳步來聽聽你們的聲音,檢視你們的想法,
任何和平理性的行為都給你適度的尊重。」

彼此冷靜、理性、將心比心。

能夠互相體諒,好像才是民主自由的真諦吼?(抓頭)

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小蝦米當然可以PK、QK大鯨魚,

畢竟我們要改革跟改變的目標都一樣,
上面那些人才該是皮要繃緊的對吧。

乳頭對前頭,矛頭對準上頭,

一同努力與堅持,台灣人加油。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