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180903-文化行為之於酷卡

這幾天我在日本的JOJO之旅,為的是更深一層的去感受日本人的動漫文化。當然,JOJO與其他動漫有著識別度高、歷史性強的感染力,更能感受各年齡層被荒木飛呂彥的作品投射出不同的感動,而且它是跨時代的持續深根,我就在機場看到一位目測年齡六七歲的男孩,拉著爸爸想在JOJO海報旁做出著名的「JOJO立」,其影響力之大,令人興嘆。

而我想說的是,一本漫畫一種風格,它能形成一種持續性的文化行為,其珍貴無需多言。就如同我有幸從2000年起加入了酷卡團隊兩年(爾後自2013年回歸),這個在當年幾乎每三人就有一人收集、收藏廣告明信片的年代,我們都曾付出過熱情。現今紙媒式微,雖說是一種商模的進化與演變,但在成本無法承載、風氣的衰退等等壓力之下,終究有許多人,默默的支持與實踐收集卡片的文化。

想像一下,你創造了一個千人、萬人以上的共有文化,是背著多大的歷史責任。所有大業皆有盛衰,它其實是可以為現實低頭而消失,但必須善終。這個文化它在各界所背負著的期待,其實多到你想像不到,倘若它就這麼默默的消逝,豈不讓人感到此大業從未發生過,更是對不起所有曾經,或正在喜愛酷卡的粉絲、卡友?我們必須毫無懸念的面對群眾,坐下來,讓大家聽聽我們所做的努力,與大家一塊兒回味當年,說句完滿的再見,才能贏得最後的掌聲與尊重。

這篇貼出來原本考慮要下廣告投遞的,以一個長草無更新的粉絲團來說,自然發酵的掌聲異常的好。我用過去曾感受過酷卡的成功,以及用民眾的角度檢視自我,來寫出最後酷卡的「告別文」,與其他兩位優秀的前設計一同發想最後的三張酷卡路線,連我自己也被感動到,如同一家人的酷卡前同事們,我們與當年不減的熱情,才有辦法讓我寫下這段文章。

這裡也許你並沒有參與到當年盛況的朋友,歡迎你一同來瞭解酷卡的歷史;而所有曾收藏過酷卡的你,誠心感謝。或許此時,你可以翻翻箱子、相本,那疊VODKA卡還依舊精美?電影套卡魄力依舊?各種高質感的名牌卡,喚起你不凡的品味?

手中卡片散發的溫度,
是沒有賞味期限的。

謝謝所有指導過我、一同奮鬥的酷卡團隊,這一仗會在歷史上留名,「酷卡」這兩個字會延續我們的精神,持續在各領域發生。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