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26

當我找不到任何可以描述「我現在還不錯,很快樂」的形容詞,我就會放Outside、Fastlove告訴你們我很好。

如果能有另一個像Elton John的人邊唱邊與我唱和,這輩子最想在舞台上唱的歌是Don’t Let The Sun Go Down On Me;如果真的只有獨唱的選項,我希望在萬人舞台上唱誦Somebody To Love,而不是現在只能在KTV點Kissing A Fool來唱就能算了。

Freedom是我第一首第一次聽到別人(Robbie Williams)翻唱之後,翻十倍愛死原唱的歌曲。

而與每一個妳耳鬢廝磨的時刻,我的耳邊會響起Spinning The Wheel,與妳的髮香一起點燃我們的熱,如果要放第二首,那就Too Funky吧。這十五年當我遇到徹底心碎,傷口需要癒合,都只能用Jesus To A Child來平和我的情緒,撫平身上與心理的痛楚,並不斷著問著為何I Can’t Make You Love Me。

我希望每次踏入PUB的第一秒鐘,打開我的身體第一首是Killer / Papa Was A Rollin’ Stone,只有它才能打開全身的開關徹底舞動。但你只想要召喚我體內的老靈魂?只要播放Faith就對了。

總之,不只Last,老天希望Every Christmas都能聽到他的歌聲,所以把他帶走了。

今天在廣播裡、大街上,
會響起令人難忘的薩克斯風,Careless Whisper

Now that you`re gone,That you had to leave me alone.

全世界的老靈魂一起哭泣。R.I.P.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